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个账号成交

海量优质账号资源,平台担保交易

帐号详情

今日号源推荐

Today the relevant source recommendation

文林传媒  > 交易百科 > 抖音引流出售:直播带货“割韭菜”套路调查直播卖惨收割百万粉丝

抖音引流出售:直播带货“割韭菜”套路调查直播卖惨收割百万粉丝

发布时间:2022-09-11 发布者:文林传媒 阅读量:23次

抖音引流出售:直播带货“割韭菜”套路调查直播卖惨收割百万粉丝

直播“割韭菜”套路调查

直播卖惨收割百万粉丝,转卖账号,玩传销,卖假快速套现

●靠卖惨来吸引眼球的主播不在少数。主要有以下两类:案例卖惨型,主要描述患者的日常生活;受害者寻求帮助类型,主要描述被性侵、网络强奸等经历

●网红直播的法律隐患屡屡成为现实,高昂的粉丝获取成本导致售假、低俗表演等违法行为频发

● 为应对直播乱象,网信办严厉打击,责令地方网信办采取措施,停止主频道内容更新,暂停注册新用户,限期整改,并责令平台依法依规对相关平台进行处理。相关责任人及其他处置措施,将部分违法网络主播纳入跨平台封禁黑名单

记者赵丽

实习生秦华敏

近日,国家网信办会同相关部门对国内31家主要网络直播平台的内容生态进行了全面检查,发现“虎牙直播”、“斗鱼直播”、“哔哩哔哩”、“映客直播、“直播”、“疯狂直播”、“快乐直播”、“辣椒直播”、“西瓜视频”、“全民小视频”等CC 10在线直播平台存在传播低俗、低俗等问题。内容低俗,未能有效履行企业责任。

具体来说,国内31家主要网络直播平台普遍存在内容生态较差,内容不同程度的低俗低俗。其中,节目直播频繁,有的女主播穿着暴露,有的男主播言行粗俗,低俗舞蹈、恶搞、辱骂等现象屡见不鲜;消息交互、弹幕和用户注册都被忽略了。违法违规信息层出不穷。有的平台公司经营态度不当,有的利用免费网络课程推广网络游戏,有的利用色情、低俗内容诱导用户点击、浏览、充值和打赏,有的利用“抽奖”、“问答”、“返利”以及其他涉嫌组织网络赌博的方式。

针对直播乱象,国家网信办重拳出击,责成国土网信办依法依规约谈上述平台公司。视违规情节,采取相关平台暂停主要渠道内容更新、暂停新用户注册、限期等措施。整改并责令平台处理相关责任人等处置措施,将部分违法网络主播纳入跨平台封禁黑名单。

直播已成为常态

赢得同情收获粉丝

今年6月,在B站拥有超过20万粉丝的博主《胡子的后半生》被曝以惨卖博取粉丝同情。虽然媒体调查发现该用户确实是癌症晚期患者抖音引流出售:直播带货“割韭菜”套路调查直播卖惨收割百万粉丝,并没有虚假的健康状况,但“有房有车”“经常去高端消费场所”等信息让网友称自己被骗.

在各种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上,卖惨人的人几乎已经成为常态。不仅电商主播“哭穷”说没人买他们的产品,还有美食主播说“工作压力大到几乎崩溃”。但实际情况真的如主播所说的那样吗?

《法制日报》记者发现,B站一位原网名“XXX兔”的UP主在发布的视频中将自己塑造成“工妹”形象,引来大量网友围观。用户点击观看,其单条视频播放量在10万次左右,评论数一般能达到两三千。视频中,“×××兔子”经常宣传一些零食、厨具等,有时还宣传三无产品的微商减肥药。不少网友质疑“民工女”的身份,称2017年底,UP主在某教育局监管室工作,名下还拥有一家通讯公司。

同样,类似的视频博主“XX小美”也通过塑造“打工妹”形象获得了网友的关注。据《法制日报》记者观察,该用户在好好视频平台发布的前40个视频中,标题中出现了31次关键词“打工妹”,最高浏览量达到72万。它的大部分视频主题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压力,但他们仍然能够积极面对。视频内容包括深夜做饭带上班、吃一大锅泡面、吵架房租。有网友指出,她工作时间比较紧,但每天可以更新好几个视频,发布到不同的视频平台。

除了展示自己的“惨状”,还有一些博主利用家人的“惨状”发布视频或直播。例如,在快手平台上,一位博主声称父亲是残疾人,并在个人资料中表示“我是一个简单的农村人”。在博主发布的视频中,标题往往与“下乡不耻”、“家里太穷,没人要”等表达相关。

直播平台上有很多套路,看起来很眼熟:

一个体面的老板在办公室默默擦眼泪。受疫情影响,出口的丝绸被退还,没有发工资。原价499元,现价99元;坚强的妈妈被老公抛弃,带了3个顽强拼搏,靠网卖口罩维生的孩子,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法制日报》记者注意到,直播平台上也出现了一些视频,主要关注农村孤寡老人、贫困妇女儿童的生活状况,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网友们。

“当热心网友要地址想帮忙时,有的主播不理会,反而在积累了一定的粉丝后,转卖账号,甚至带货直播。”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这些直播视频中的老人和残疾人,要么是无家可归,要么是无家可归,住在破屋破洞抖音等级号购买平台,以捡垃圾为生;人们很感兴趣。

业内人士表示:“视频配上轰动的音乐,让人心生怜惜。善良的UP主会像‘圣兵’一样,背着米面粮油走访这些孤单的人给老人做饭、打扫卫生抖音引流出售,或者买卖菜老人的所有蔬菜,都会给老人额外的100块或200块钱。这看起来是一个没有任何利润点的不起眼的账户。一边赚着眼泪从观众那里也收获了很多,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粉丝,这么大的尺寸抖音引流出售:直播带货“割韭菜”套路调查直播卖惨收割百万粉丝,一个广告的价格从3万到10万不等,200万粉丝的账号,转会价也达到200万元以上。”

主播教程很受欢迎

定制人设带货直播

据媒体统计,在某视频平台上,靠卖惨来吸引眼球的主播不在少数,主要有以下两类:

病例卖惨型,主要描述患者的日常生活,癌症、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是常见病;受害者帮助类型,主要描述性侵、网霸或被父母踢出的同性恋家庭经历等。

法制日报记者发现,在某电商平台和二手交易平台上,有大量关于主播营销策划的课程资料和视频在售,包括“网主吸睛”。捉迷藏”、“奖励最高的网站”红该做的“等。此外,还有一些营销策划团队专门为个人打造个人IP,也强调“十年营销经验打造人气角色”。

一位营销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公司将为主播提供一套完整的直播流程和培训方案,包括视频拍摄、直播注意事项、个人设定的制定等。 公司专业人员会为新主播定制更符合主播外貌等条件的角色设计,从而快速建立与角色设计相匹配的受众群体。固定的粉丝群”。

这些个性的背后,是“自然”的直播。

比如,某天半夜,你正无聊地躺在床上刷着一个直播平台,突然看到一个卖虾的小视频。看到她大口大口吃着外焦里嫩的烤虾,不少人立马花上百元买了一袋阿姨介绍的“纯天然无公害美味大虾”。然而,收到货后发现,包装好的袋子并不是直播中出现的所有风味和香气的烤虾。这袋烤虾没有标明生产厂家,也没有质量证明、卫生许可证,甚至没有投诉电话。 .

其实在一些电商直播平台上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

时间回到2016年,这一年被称为“网红元年”。网红变现盈利的能力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随着“网红经济”进入下半场抖音引流出售,打着时尚博主的标签进入网红市场已不再令人愉悦,人们开始转向接地气、多元化、复杂个性的新需求。

2018年,根据艾瑞对网红经济的调查数据实名抖音号交易平台,网红变现方式更加多元化。除了传统的广告和电商,签约、直播、问答、内容付费等形式也开始出现。网红经济的产业链也逐渐完善,MCN机构(自媒体号)取代个人成为新的核心。

有业内人士坦言,其实除了粉丝打赏之外,卖广告和卖产品是运营网红的方式,这也是最重要的变现方式。从情感领袖、豆瓣上的才女到名厨,网红纷纷成立,但追求变现的核心从未改变。实现它的最重要方式之一是销售商品。网红几乎都是用个性来连接粉丝和粘性,开启商业化之路。

业内人士表示,网红最期待的是能够在网友的印象中存在“种草”,因为无论是发好看的照片,做有趣的视频,还是工作努力写作业写文章带货是网红硬输出能力和曝光效果的直接体现。所以,持续带货能力的背后,是一个网红的综合能力。随之而来的是各种性格下的网红变现,要么打赏,要么卖货。上面提到的悲惨人设直播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带不了货的网红不是好网红”。

快速套现隐患

亟需有效监管

但是,目前网红和大V的商业变现过程缺乏有效的监管。

“近年来,网红和大V的网购热度不断提升。究其原因,电商正逐渐从以往单纯的销售转向以内容和社交互动为导向的新模式。一大批网红和大V靠着他们逐渐形成的个人品牌和大量粉丝开始合作发新闻稿、做广告,或者直接卖货实现商业变现。”主播周方喜经纪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周方喜表示,由于这些网红和大V往往用户粘性很强,很多粉丝相信他们的话,变现效果不断显现。很多平台也为了吸引流量和销量而鼓励这种行为,包括培养和扶持网红和大V,聘请他们作为品牌和活动的代言人,或者采取措施与网红和大V联合销售某款产品。实现深度捆绑的方法。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伟认为,网红直播的法律隐患屡屡成为现实。

朱伟认为,高昂的粉丝获取成本导致售假、低俗表演等违法行为频频出现。 “既然获取粉丝的成本如此之高,主播们也开始快速套现。一方面,主播缺乏忠实粉丝,只能通过持续的话题或抢眼的表现来留住粉丝;另一方面,除了'传销式'的利润水平,卖假货可能是最快的赚钱方式。”

朱伟提醒,绝大多数网红通常都有所谓的“大佬”送礼。这些花大价钱赞助的商家,不乏生产和销售假货的商家。他们花钱养人的目的是利用网红流量非法获利。这些“赞助商”主要是微商,通过传销,利用流量快速增加用户数量,赚取利润再反哺高额“粉丝税”,形成了特殊的生态。

据了解,目前直播带货的合作模式主要分为专场、链接费+佣金、纯佣金、坑费+佣金四种。

其中专场可以理解为在一定时间段内对某系列产品的特别介绍,价格通常按小时计算;采用链接费+佣金模式的主播,通常以每个链接100-300元的佣金形式,保障主播纯佣金的最大利益;纯佣金主要集中在新的小主播身上,由于产品匮乏,往往只能和商家合作纯佣金产品。

至于坑位费,业内人士表示,可以理解为商家为网红带货所需要支付的“出场费”,从几千元到几十万元不等。

据周方喜透露,某品牌在抖音平台找了一个拥有千万粉丝的网红进行直播,角子机的价格是几万元。后来发现,即使粉丝多,也带不出来货。两个月后,入坑费降到了几千元。 “也有小主播知道带不出来货,想靠坑费赚大钱。”

除了骗坑费,一些机构还会在带货佣金上做文章。

“直播有佣金。为了吸引更多的商家,一些媒体机构会将佣金降低到正常价格的一半甚至更低。但是,在谈妥提成后,一些经纪公司会利用产品利润、主播推广、投资等原因,变相提高提成比例。”周方喜表示,部分经纪公司会承诺与主播一起保证销售。商户,但前提是商户支付一定的佣金比例,外加相应的服务费。

“之所以很多品牌愿意支付这笔服务费,是因为很多商家愿意让小主播卖直播来‘赚推广’。”周方喜说。

不过,在某电商平台有10多年经营经验的岳以茹提醒,一些不良经纪公司会作弊,利用这笔服务费向商家购买产品。即使没有达到约定的销量,他们仍然可以赚取一部分佣金,收到钱后,退回部分商品,“内外赚”。

岳以茹认为,直播电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火,但它才刚刚起步,行业还没有被规范。

内容申明:文林传媒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带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odwell.com /show-14-1437.html

网站账号买卖优势

Account trading advantage

复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