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个账号成交

海量优质账号资源,平台担保交易

帐号详情

今日号源推荐

Today the relevant source recommendation

文林传媒  > 交易百科 > 抖音出售交友粉:起底网红直播刷单:1288赞+88条真人评论+10万播放

抖音出售交友粉:起底网红直播刷单:1288赞+88条真人评论+10万播放

发布时间:2022-09-15 发布者:文林传媒 阅读量:19次

抖音出售交友粉:起底网红直播刷单:1288赞+88条真人评论+10万播放

来自网红直播的底部:1288个赞+88个真实评论+10万浏览量=30元

找人做三场直播,花了9万元,最后亏了5万元。做珍珠生意的刘先生觉得找到主播不是很幸运。

要说2020年最火爆的商业形态是“直播电商”。然而,很多看似火爆的直播间,往往让商家难以分辨真假。 “我很难判断。他们(主播)做了很多数据,来这里赚取出场费。”刘先生说。这种现象造成的结果是,很多像刘老师这样的小企业,原本希望通过直播实现的销量不仅无法实现,甚至完全无法支付主播的出场费。

“如果商家能赚回‘坑费’(出场费),就算是有良心的网红。”一位处理过上千网红带货、深谙网红运营的人 MCN机构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不讳。

近日,记者从多方调查采访中了解到,直播火爆的背后,不乏像刘老师这样的“高坑费、低销量,商家不赚钱反亏”的直播间案例。钱”。同时,主播带货后抖音出售交友粉:起底网红直播刷单:1288赞+88条真人评论+10万播放,部分退货率高达50%以上,也引起了商家的抱怨。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背后,屡禁不止的“灰产”再次活跃起来,直播间里的粉丝、点赞、人气、评论等都可以刷屏。增加粉丝100只需要8块钱,“1288点赞+88条真实评论+10万浏览量”只需30元……更何况,仅仅依靠一个软件,粉丝评论、互动、销售和甚至演讲也会减少。可以任意设置。

“坑费”高,销量低,商家不赚钱亏本

先生。来自浙江的刘(化名)从事珍珠生意已有数年,销售额一直平平。去年,他看到他的生意朋友在一个月内雇了两三个主播给他带货,销量不错。兴奋的刘老师通过朋友介绍和微信联系,找到了三位主播为他带货。让刘总意外的是,这几次直播经历不仅没有给他带来纯收入,反而让他损失了很多钱。

“我觉得找主播还是要靠运气,我的运气可能不是很好,直播了三场,总账就不知所措了。”刘先生说:“我通过朋友找了主播,出场费8000元,最后只卖了我3000多元的货。那天晚上,对方来我的会场直播。 5小时,就是这个效果。”

据刘总透露,主播与刘总以“出场费加20%佣金”的形式进行谈判。通常主播的出场费是2万元,但因为主播即将更换MCN组织(团队孵化网红,变现流量),加上朋友的介绍,以更低的价格拿到了出场费。

“主播有很多,但不是每个主播都很棒。用我的话来说,这取决于运气。你很难自己判断他们的数据。他们的很多数据都是制作的,来赚取出场费。 “先生。刘总结了三种找主播的经历:“一是在阿里V达人上找,二是通过朋友或微信群找,二是看直播的时候找主播,感觉主播效果不错,大家自己找,主播私聊。”

“但是如果你做过直播,你就会知道所有的数据都是可以造假的,你不知道真实的后台,所以你只能判断主播的好坏。”刘先生提醒。

刘总找到的三场直播“坑位费”和提成一共花费了近9万元,但销量却不尽如人意。扣除各种费用后,刘先生损失了近5万元。 有了之前出场费高、销量低的经历,刘先生后来开始尝试寻找免坑费、纯委托的主播。 “纯委托的结果就是寄出了很多样本​​,很多要么直接屏蔽我,要么不回复。”刘先生无奈地说:“我只能抱怨。”

另一位来自上海的肖宁(化名)也有同样的经历。她当时为了宣传自己公司的旅行箱,请了一位旅游博主,坑了2万元,以求达到销量。

“我从十几个旅游博主中选出了他。他之前的直播数据和社交平台数据都很漂亮,但是最后一件还没有卖出去,一般我们自己卖十几件。 “博主们估计是不好意思了,后来他们还给我们发了微博、马蜂窝等几个平台的产品公告,我们把他们作为一个品牌曝光了。”

虽然博主事后还是采取了补救措施,但小宁还记得零销量的直播。

有主播不收坑费但返工率达到90%

记者进一步调查了解到,刷卡导致退货率居高不下的情况并不少见。 “主播下单的时候爽,商家含泪归来。”下单的主播拿了坑费就跑了,只剩下商家收拾退货的“烂摊子”了。甚至有商家表示,他们找到的纯佣金主播虽然没有收坑费,但“当天下单,第二天90%的货都退了。”

资深电商小鱼也透露:“有主播向你索要5万元的槽位费,然后用3万元付账。”

“听别人说,有的主播退货率高,有的卖家是中间商,没有自己的实体店。因此,所有的回报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刘先生说。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一般退货率低于50%的佣金将不予退还。另一位从事电商运营的人士告诉记者:“一些需要坑位费的中小主播,退货率在50%以上,其中不少是收费的。”

中消协3月21日发布的《消费者对直播电商购物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就当前直播电商存在的问题性质而言,提到了两点。商业销售流程。有很多次:一是主播夸大虚假宣传;二是存在无法说明直播间内销售商品特点的链接。

一位从事电商运营的人士说:“不要给主播买单,基本的退货率取决于商品的种类,大部分退货率是5%~15%。”

针对直播的退货率,某电商直播业务负责人段先生(化名)认为,直播给消费者的购买决策时间很短,其中包括消费者的冲动消费。在您觉得不需要它们之后形成的回报。另外,当收到货后发现商品与预期不符时,会出现落差,也会导致退货。

《电商直播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3%的受访消费者在直播购物过程中遇到产品质量问题,只有13.6消费者遇到问题后投诉维权的比例,维权率低将进一步助长假冒伪劣商品的蔓延。

“当然,不能排除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或多或少是混杂的。比如主播对产品特性了解不够透彻,导致推广过程出现偏差,导致售后问题,甚至可能部分存在。夸张和虚假宣传,”段先生说。

人机迷真假难辨,刷包五花八门

如今,漂亮的数据和良好的互动甚至成为一些主播与商家谈判的筹码。这不仅关系到主播自身的业务能力,还不得不提“刷单”。在近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深入调查中,发现直播计费的方式和套餐多种多样。

“我们目前有两种粉丝:25元100的高端粉丝,60元100的真粉丝。”一位业务员向记者介绍,高端粉丝是人机混粉,真粉丝和机器混粉。风扇的混合比例是五十比五。当记者询问是否会检测到此类粉丝时,他说:“不会,我们是官方认可的数据。”

另一个刷卡卖家销售软件。他给记者发了一个链接,需要刷卡的商家点击链接下载软件,登录自己的店铺进行操作。 “软件有直播互动功能,很多直播间都在用。”上述经销商介绍,他也可以在这里下单,每单12元起。在软件上,您可以自己下订单。

当记者问会不会查时,卖家说:“不查,可以逐步增加。”此外,他还表示抖音出售交友粉,直播间的浏览量和点赞量也有所增加。可以操作。

记者还注意到,观众在直播间看到的热闹演讲也可能是机器生成的。根据经销商提供的软件操作视频,商家登录软件后,可以通过操作账号,通过扫码手动进入直播间演讲。此外,软件中还可以设置数百个语音,以及每个语音之间的间隔。之后直播间会自动弹出评论,直播间的气氛看起来相当热闹。这样操作之后,在人机迷混杂的直播间,真假难辨。

软件还有一个“去采购”栏目,商家可以在里面设置采购订单的数量和每个订单出现的时间。刷卡经销商告诉记者,这款刷卡软件的价格是688元/月。

在另一个骗子手中,“真正的粉丝”尤为珍贵。 “晚上7:00到9:00的真人需要提前预约,没有临时线路。”在这里,25元可以买抖音100人看直播,但不是真人,他向记者强调抖音买号交易,“直播的价格是每人每小时10元”。

记者在刷单人的朋友圈看到,除了抖音,他还在淘宝、京东、天猫等各大直播间进行了热门线上互动,一转,和花椒许久。 “我很担心即将到来的618年中大促,今年的直播比往年多。618期间,下午6:00到9:30我没有回答任何咨询问题,但只是下订单。”他在朋友圈写道。

在记者与多家类似机构的交流中,也出现了“1288点赞+88条真实评论+10万浏览量=30元”等更多低价多样的套餐。

以记者发现的一家刷短视频直播平台订单的新媒体公司为例。该公司工作人员称,自家刷机业务是“全网最低价”。到目前为止,已有数万人从该公司购买了相应的刷牙服务。该工作人员向记者提供的刷单业务价目表显示,其业务分为“大众套餐”和“单项服务”两大类。其中,“人气套餐”包括“38元=8888次播放+188个赞+50个分享+10个评论”、“388元=88888个播放+1588个赞+500个分享+60个评论”等服务,价格也是从最低的“单服”包括真粉、点赞、评论、分享等。

另一位专门提供快手和抖音平台刷机服务的机构客服人员任倩(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抖音出售交友粉:起底网红直播刷单:1288赞+88条真人评论+10万播放,8元可以买100件快手粉丝,1000多优惠,丢粉丝还能多拿。 抖音粉丝价格更高,每增加100个抖音粉丝15元。

“抖音相对贵一些,抖音平台限制更高,难度也更高,所以费用也不同。每个订单由一个团队完成,抖音资源少,速度慢。快手相反,速度更快。”任倩说。

刷机机构客服人员表示,“掉粉”一年内将包括售后服务。 “所有订单都由高度活跃的人类团队接单!1个人,1台机器,1个IP,100%真人。”

谁在刷卡?谁在狂欢?

类似于上述给短视频直播平台和电商直播平台带来冲动的“专业”机构,在互联网上随处可见。但对于这些机构来说,谁会真正自掏腰包买粉丝和点赞呢?答案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一位直播行业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白,自己曾刷单。 “刷单取决于平台的浮动单价,一般是按分钟付费或者2小时内刷完。如果商家对你有KPI要求,那你最好一直挂。”

一位深谙网红直播运营的业内人士表示,从他了解的行业来看,选择刷单的网红主要有两种。第一组人是接广告的,因为只有粉丝数高的时候,直播间的人数比较多,说广告的时候才可以卖价。第二类人是卖货的。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 MCN 机构从业人员也赞同此人的观点。 “就像之前开淘宝店和天猫店的(商家)一样,为什么平台一直在打压,但总有人刷单,其实大家都在想达到从众的效果。”从业者说,如果你看直播间的销量迅速上升,上升到几千甚至几万的订单,肯定会有很多人跟风购买。

其实,对于很多崭露头角的主播,甚至是中腰主播来说抖音账号买卖,即使日复一日坚持直播,想要增加粉丝量,持续获得更多关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今年1月,服装主播快手的粉丝数为24万,现在已经上升了10万,达到34.1万。这背后是她每天凌晨4点起床开始准备直播,半夜11点下班才能回家的结果。

在网络流量成本持续上涨,直播电商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当下,一方面急需粉丝和人气积累直播,另一方面,粉丝难以增加,人气不足。这种尴尬的矛盾造就了大量的流量需求,刷屏成了一些主播提升人气的“捷径”。

其实,不仅主播带货有刷单的诉求,对于一些品牌商来说,也有刷单的需求。关注直播的创新工场高级投资经理王安德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所有电商企业早就存在刷单的问题。电商直播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顶级网红直播,另一种是商家故意通过外部工具或机构刷。

王安德也表示,其实还有很多电商直播行为是用来“哄投资者”的。因为业绩好,会得到很多投资者的关注甚至投资。在开展商业项目时,投资者通常会通过ITDD( Data Due )对公司的直播数据和转化率进行调查核实。

MCN创始人建议:商家要明确找网红的目的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网红刷单背后的罪魁祸首直接针对市场上MCN机构的案例不乏,他们认为部分MCN机构刷卡的目的就是靠网红的“坑费”赚快钱。

某大型MCN机构负责人也向记者坦言,品牌方在与MCN合作时,往往会与该机构签订“保销”等增值服务。

那么,真正的MCN机构如何看待欺诈订单?处理过上千起网红带货案件、深谙网红运营的美红网创始人汪涵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实时流媒体交易,以及中小型企业的交易信息。一些想法和建议。

汪涵告诉记者,根据平台的说法,直接加一些假粉丝的情况比较少见。如果平台珍惜和珍惜一个IP,它很少会做这个事情(刷单),因为会有严厉的惩罚。

如今,无论手段多么精明,哪怕是找真人关注抖音出售交友粉,直播平台也能监控。毕竟技术已经很发达了,监控基本没有门槛。

就刷机情况而言,汪涵认为,已经比不上之前的一竹、花椒、盈科等时代了。 “当时刷是一种很疯狂的心态,现在(直播刷)其实是没有市场的,当短视频和直播成为全民的打法,就没有套路和秘籍了,而且刷单销售的影响现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是有良心的网红,让商家赚回坑费。”谈及当下炙手可热的网红带货,汪涵直言不讳。比如罗永浩卖货,王老吉也提供一美元一瓶的包邮服务。他赚钱吗?给罗永浩的价格(商家)极低,可能是工厂的成本价。有可能商人卖得越多,他损失的就越多。而且,罗永浩的坑费也是几十万。

“商家让罗永浩直播带货,好的话肯定能卖,卖不出去也没关系,他为什么找罗永浩打广告,还有商家找李佳琦和薇娅是为了打广告,这就是商家找大网红的目的。”汪涵说。

汪涵对寻找小网红的小企业发出警告。 “首先,他(小网红)会向你收取槽位费,而一个能卖货的小网红会收取三万到五万元的槽位费,他必须考虑到自己的利益。他也知道生意的利润和成本,那他肯定是想从商家那里赚钱,如果商家能把三万到五万块的手续费赚回来,这就是一个很良心的网红了,大部分是什么?商家做不到把它们卖掉。”

在汪涵看来,小企业一定要想清楚,花10万、100万找网红的目的是什么?汪涵说,如果你的目的是打造品牌,那么你就去做;如果纯粹是带货入库,就不要干了。

假繁荣无益的产业生态,监管已在路上

不可否认,国内直播电商前景可观。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预计到2020年规模将翻一番。不断扩大,订单欺诈已成为业内公认的“潜规则”。这种繁荣有什么意义?

“为了好看的数据,直播主已经建了几十万或者一两百万的粉丝,但是这种变现能力非常有限。即使他们卖一些低价的东西,比如衣服,也卖不好。”汪涵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回到直播,王安德告诉记者,“网红直播销售的平均退款率应该达到30%到40%,但这只是消费者的冲动购买,很难有具体统计因平台差异造成的恶意刷单,但这无疑会导致整个直播电商行业的劣币驱逐良币。”

实际上,造假数据的行为不仅可能损害商家的利益,还可能抹杀消费者对主播甚至直播平台的信任。正因为如此,直播电商平台和短视频直播平台都对数据造假进行了打击。淘宝直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淘宝直播自2016年成立以来,就非常重视避免数据泡沫。一方面,平台建立了完善的防止刷数据机制。同时,淘宝直播还依托淘宝平台完善的机制,组织打击诈骗和数据诈骗。此外,淘宝平台已对淘宝平台上存在销售所谓“刷数据机器人”的部分商家进行了多轮打击。

“对数据造假绝对零容忍,因为只有真实的数据才能带来健康的发展。”京东直播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京东直播从成立之初就非常重视数据真实性和数据健康。并且受到了技术和监管层面的双重制约。其中,在技术层面,京东接入了严密的防刷卡系统,实时拦截数据造假。此外,在规则层面,京东直播也同时制定了严厉的处罚措施。对伪造数据的企业、机构、人才,视情节轻重,永久取缔。

据了解,京东内部还成立了“风控项目组”,旨在对接直播全流程防刷系统,进而打击一系列行业乱象行为比如数据注水和数据造假。

不仅是直播电商平台,还有短视频直播平台。 抖音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年来抖音注意到,一些黑行业的不法分子盯上了短视频直播平台,利用刷机、注册机器人账号等作弊手段进行创建虚假数据,损害平台用户体验。针对此类现象,抖音建立了完善的识别和打击机制,实时拦截数据造假等各种作弊行为。对于恶意利用作弊刷数据的用户和机构,抖音将按照平台规则进行处罚,情节严重的将永久封号。

近日,中国商会发布通知,由中国商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牵头,起草制定行业首个国家级社区标准《视频直播购物运营与服务基本规范》, 《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引等

这意味着首个国家直播电商标准将出台,预计7月正式发布实施。 “带货直播”将有规律有据可循,正式迎来标准化发展进入“监管时代”,标准化“游戏规则”助力新业态提质增效, “直播”行业将终结野蛮生长,实现精耕细作。

内容申明:文林传媒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带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odwell.com /show-14-1623.html

网站账号买卖优势

Account trading advantage

复制成功